幻巧

喵w这里是一只肉滚滚的喵先生哒w
一直在吃中土w正在学医中喵w
爱吃鱼,鱼和鱼w
蹭蹭亲爱的你喵w

【酒茨】往事如酒(上)

Kuffskein:

    简介:我叫星熊,今夜与茨木对饮至天明。


 


    * 星熊童子视角,私设如山


    * 轻微酒茨


    * 回忆杀众多,可能是把刀


 


 


    大家好,我叫星熊,是大江山的三大王。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真的叫星熊,不叫星熊童子。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都管我叫星熊童子。毕竟是这样的:


    大江山的大大王叫酒吞童子。


    大江山的二大王叫茨木童子。


    大江山的三大王叫星熊。


    ……这就很尴尬了。


    为了不被全大江山的强迫症患者打死,我只好含泪承认了星熊童子这个名字。


 


    1


    漫长的一天过去,夜里茨木赶了回来。我与他坐在树下喝酒,喝着喝着,他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鬼族是不是都长角?”


    “那当然,角是我们妖力的象征,你不也长吗?”我被他问得很懵。


    茨木摸着自己头顶一长一短的角,十分纳闷:“那为什么吾只长了一只?!”


    “因为你另一只被掰断了啊!”


    “吾怎么不记得?!”茨木一脸懵逼:“是谁掰的?!”


    “还能有谁,酒吞呗。”我想了想,恍然大悟:“哦,那时候你还小,估计是不记得了。”


    “诶?!”


 


    2


    几百年前,百鬼夜行。


    酒吞盯着仿佛没有尽头的路,十分不耐烦:“还要走多久?!”


    “早着呢。”我抄着手跟在他后面走。


    路的两侧跪伏着不少黑影,在鬼火摇曳下时隐时现。弥散的妖气形成的白雾蔓延开数百米,雾气中忽然传来一声惨叫,不知是哪个倒霉误入的人类成了众妖的食物。酒吞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又转回前方,不耐的说道:“真是麻烦!”


    他烦躁的表情与身后载歌载舞、欢闹嬉笑的众妖对比鲜明。


    “谁让你是鬼王呢?”说话间我看见一个妖娆女妖在我们路过时盈盈下拜,素白的肌肤在薄纱下泛着朦胧的光,脚步忍不住向她拐去:“酒已经备好了,就在路的尽头,等看不见鬼火的时候就到咯……”


    “你去哪儿?”酒吞一把扯住我头发把我拽了回来。


    “去找乐子啊!”我说,对他挤眼睛:“看见那腰了没?啧啧啧……鬼王酒吞童子大人您慢走,我就不奉陪了。”


    酒吞黑着脸把我的头往下一摁:“本大爷不走完你也别想走!”


    “轻点轻点……”


    前面忽然显出一股张扬的妖气,来自于从路边的黑影中走出的人。我顾不上扯头发,幸灾乐祸的捅了捅酒吞:“看见没,你的乐子来了!”


    酒吞放开我,不屑的哼了一声。


    那个人大步走到路中央。他似乎是新堕落的鬼,面容还维持着人类的模样,唯有额上生着两只鲜红的鬼角。鬼火骤然窜起,他金色的妖瞳在鬼火下灿灿生辉。


    “吾乃茨木童子。”那只鬼昂首挺胸的站在酒吞面前。


    酒吞抱着胳膊,饶有兴致的问道:“茨木童子?很好……你要挑战谁?”


    我们背后传来一阵窃笑声。有资格走到这里的,谁看不出这个拦路的还是个小家伙。歌舞声渐止,妖怪们一个两个都抻长了脖子等着看好戏。


    “吾要挑战鬼王星熊!”茨木童子在他的注视下瑟缩了一下,才大声答道。


    我:“……”


    身后众妖突然不笑了。我回头看了一眼,他们纷纷移开视线,一个两个噤若寒蝉。等我转回来,酒吞也斜眼瞥着我,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我就是脸皮再厚,开口说话时也忍不住脸红了一下:“星熊已经被击败……如今的鬼王乃是酒吞童子。你想挑战的究竟是哪个?”


    茨木童子愣了一下:“那……吾要挑战鬼王酒吞童子!”


    酒吞背后的酒葫芦裂开一条缝,獠牙间吐出一团瘴气直接向他袭去。茨木童子立刻向后跳开。酒吞懒洋洋的说道:“就凭你也想挑战本大爷?”


    茨木童子抿着唇,妖力暴涨,一双紫色的鬼手狠狠向酒吞抓去。酒吞只稍稍侧身就闪过了这一下,他伸出手抓住茨木童子的腰带,把他摔了出去。茨木童子跳起来还想继续攻击,酒吞干脆的一脚把他踢翻,上前几步抓住他右边的鬼角把他提了起来,恶意的笑道:“小子,今天本大爷心情好,饶你一命……这只角,就给本大爷留下吧!”


 


    3


    “你的角就是这么被他掰断的。”我告诉他。


    茨木摸着自己头顶的断角,十分震惊:“吾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翻着早已经模糊不清的记忆,努力回想当初还发生过什么事:“让我想想……啊,你好像是被我给打傻了!”


    “……哈?”


 


    4


    百鬼夜行以盛大的庆酒宴收场,众妖直闹到天亮才散场。我刚抱着软成一滩水的蛇姬打算共赴云雨,她被人揪着后领子从我怀里扯出。我大怒,一抬头看见脸色比我还黑的酒吞。他二话不说,抬手就把蛇姬扔了出去。蛇姬发出一声尖叫,化作青蛇钻入草丛。


    我十分心累:“鬼王大人,你这样是会找不到相好的。”


    他厌恶的扫了我一眼:“把衣服穿好!”


    我找了一圈,没找到衣带,只好用妖气重新幻化出一根把衣服随便一系。趁这个空档酒吞走到不远处的树下。那里有几只小鬼正在争相吞吃食物。他一脚一个,把他们都踢开,拎着地上的食物拖到我面前。食物艰难的睁开眼睛,满是血污的脸上突兀显出两点灿灿金色,我一眼认了出来:“这是挑战你的那个……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上半身被那群小鬼啃噬去不少血肉,妖力微不可查。我见酒吞有兴趣,随口说道:“这小家伙是天生鬼子,所以一旦由人化鬼就能获得比普通堕落为鬼的家伙百十倍的力量,你吃了他也不错。”


    酒吞瞥了我一眼,没有动。


    我见状叹了口气:“你啊……你现在想的,和我当年差不多吧?”


    酒吞皱眉:“你知道本大爷在想什么?!”


    “无非是——啊,看起来是个很有天赋的小家伙,死了怪可惜的,不如留着他,以后成长起来,说不定也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对手之类的。”我懒洋洋的说:“酒吞,他是天生鬼子,给他时间成长起来的话,绝不会比你差。你确定要犯跟我一样的错误吗?”


    酒吞不耐的说道:“本大爷想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


    ……妈的,越长越不可爱,养大他干什么,还不如当初就一巴掌扇死了事。


    我揪着茨木童子仅剩的那只鬼角把他提起来晃了晃:“你到底吃不吃?不吃我吃咯?”


    茨木童子发出一声模糊的呻吟。


    酒吞冷笑一声:“你可以试试。”说完,也不管我的反应,转身就走。


    我:“……”


    我看着浑身血糊糊的茨木童子,他身上能下嘴的地方基本都让那几只小鬼啃了个遍,骨头都露出来了,看起来也没什么吃头。我无趣的把他随手一扔,恰好砸在树上。咔嚓一声巨响,接着是咯吱咯吱一连串的刺耳声音,那棵两人合抱粗细的大树缓缓向一侧倒下,腾起漫天尘土。


    糟了,忘了控制力气。


    我赶紧把人从灰堆里刨出来,就看见那双刚才还勉强睁着一丝缝的眼睛彻底合拢。


    ……死了?!


 


    5


    “后来我找了桃花帮你复……咳,帮你治疗,你醒过来之后就不太记得之前的事了。”我解释道:“可惜啊,现在也不知道你当年为什么傻兮兮的跑来挑战酒吞……”


    “吾似乎记得……”茨木思考了许久,才犹犹豫豫的说:“似乎是因为有人告诉吾,当鬼王就可以吃饱……”


    我:“……”


    你是饿成什么样,才信这种话?!


    茨木对这段凄惨往事毫不介意——其实我觉得几百年前的那个时候他就撞坏了脑子,或者以他相信【当鬼王就能吃饱】来看,他本来脑子就不太好——他回忆完就两眼放光的看着我:“哦哦哦!星熊,汝的力气有这么大吗!”


    “……你以为?”


    他兴致勃勃的把那只仅剩的左手架在石桌上:“与吾比如何?”


    呵,居然敢有人跟我比力气,萤草都不敢的好吗?


    我把酒杯挪到一旁,将自己的左手也架上去。茨木那只鬼手本来就比正常人类粗大得多,我恰好相反,手骨比常人还要细,即使包着一层皮肉也堪称瘦骨嶙峋。我从来没这样和茨木对比过,如今才发现,我居然要把手指全部张开,指尖才能勉强够到茨木那只巨手的指缝。


    但这并不影响我一秒就把茨木的手摁倒在桌上。


    茨木大感兴趣:“再来!”


    我毫不费力的又一次把他的手压在桌上,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抽不出来。他不信邪,站起来一脚踩在凳子上,把手又一次摆正,深吸一口气,猛地用力。我不动如山,还有闲心收回一根手指挠他掌心。他泄气的放下手,拍拍我的肩膀叹道:“比力气,吾不如汝。”


    我被他拍了两下,一口血喷在他身上。


    他:“……”


    他立刻扶住我:“星熊?!”


    “咳……没事。”我擦擦嘴角的血,不在意的笑道:“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我们继续说……不如我给你讲酒吞小时候的事?”


    茨木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金瞳闪闪发亮。


    我清了清嗓子:“我第一次见到酒吞啊,他跟你差不多……”


 


    6


    那时我正躺在椅子上喝酒。


    化为女子的狸猫殷勤的把酒杯注满,倒完我的,再给他自己也倒上一大杯,喝一口,满足的眯起眼睛,栽在地上醉得显出了原型。我伸脚踹了一下他的屁股,他蠕动了一下,半晌,吐了个酒嗝。


    啧。


    我把他踹到一边去,想再找个帮我倒酒的,低头扫了一圈,一群醉鬼闹得正欢,我喊了两声都没人理我。索性,我走下台阶,随便抬脚踹了离我最近的一个人。


    那人回头怒吼:“谁摸本大爷屁股?!”


    我把拎着的酒坛往他怀里一塞,再把他拎起来提到座位前,舒舒服服的斜躺在座位上:“来,给我倒酒!”


    那人桀骜的表情在看见我时已经淡了下去。他抱着酒坛一边倒一边抱怨:“吾王,本大爷不是说了最讨厌别人摸本大爷屁股!”


    “所以我没摸。”我抬起脚晃了晃,架到椅子扶手上:“我用踹的。”


    夜叉翻了个白眼。


    我问他:“你会不会变化女身?”


    “……干嘛?”


    “变一个给我看看。”我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男人倒酒,太无聊了!”尤其是这么一个半拉屁股都露在外面的男人。


    夜叉瞪起眼睛:“为什么要本大爷变女身?!你直接找个女妖倒酒不就行了?!”


    他说得很有道理。


    然而我懒得再去找,所以威胁的踹了他一脚:“快点!”


    夜叉敢怒不敢言,憋屈的变出一个妖娆的紫发女子。


    “胸太小了!”


    “吾王你有完没完啊!!!”紫发女子用尖锐的声音怒吼道。吼完,她身上冒出一阵烟雾,变成一个更加艳丽成熟的女人。我满意的躺回椅子上,把酒杯递到她面前。她瞪了我一眼,脸上带着妩媚的娇嗔之色。


    我心满意足的享受美人给我倒酒。


    一坛酒还没喝完,下面不知为何喧哗了起来。一个小妖怪跑上来:“吾王,外面来了一个妖怪,说要挑战你!”


    紫发女子顿时扔下酒坛,激动的喊道:“谁敢挑战吾王?先击败本大爷再说!”说完立刻变回原本的模样,提着武器就跳了下去。我还没见过他这么迫不及待的去找人战斗,简直令人担心他跑这么快裤子会不会掉。


    “诶?!吾王,夜叉大人他……?”小妖怪迟疑的看着我。


    “让他去吧。”我把酒一饮而尽,看着小妖怪:“喂,你会不会变女身?”


    “……诶?!诶!!!”


 


    7


    呯!酒杯被茨木砸在桌上。他不满的说道:“故事里根本没有吾友!”


    “别急啊……”我上下打量他几眼,笑眯眯的把酒杯推到他眼前:“茨木啊,你会变女身吧?咳……来变一个,给我倒杯酒,我就告诉你后续!”


    茨木闻言怒气冲冲的瞪了我一眼。那双灿金妖瞳落在我身上时忽然滞涩住。睫毛垂下,他哼了一声:“只此一次……”语闭,他身上腾起黑雾,雾气散去后坐在我对面的已是一个黑发雪肤的绝艳女子。她用芊芊素手执起酒壶,为我倒满一杯,波光潋滟的眸抬起,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大人请用。”


    我顿感身心舒畅,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吐出一口气:“然后啊……”


 


    8


    ……在夜叉冲出去之前,一个人已经闯进了这片林间空地。


    那是个鬼族,一头张扬如火的红发散在身后,身上的妖力翻腾不休,白色的鬼角上缠绕着一圈圈红色的纹路,虽然稚嫩,却已显出独特的气场。他四下扫了一圈尽情嬉闹的众妖,喝问道:“鬼王星熊何在?”


    “要挑战吾王,先战胜本大爷再说!”夜叉已经冲到他面前。


    醉醺醺的妖怪们见有人打架纷纷让出一片空地,嘻嘻哈哈的把皮鼓搬出来,一边敲一边用脚跺着鼓点。很快就连离得稍远的妖怪们也纷纷聚拢过来,嘈杂的声音惊醒了醉酒的狸猫,他揉着屁股爬起来,奇怪的四下张望。


    “你小子终于醒了。”我不轻不重的踹了他一脚,放过了那个报信的小妖怪,把酒碗递到他面前:“来,接着倒酒!”


    狸猫颠颠的跑过去拎起酒坛,两只小爪子有点吃力的把酒坛倾斜过来,让酒注满酒杯。他好奇的看着下方:“吾王……嗝!发生什么了?”


    “有人挑战我。”我伸手把酒坛扶住,免得酒泼出来。


    狸猫伸长脖子,跳脚往层层叠叠的妖怪中间看。我把他拎起来放在椅子扶手上,他踮着脚看了一会儿,惊讶的说道:“好强……”


    “连妖角都不会收起来,还是个小家伙吧。”我没看那边的热闹。


    “夜叉大人快要被他打败了!”狸猫紧张的说。


    闻言我提起一丝兴趣,往那边看了一眼,恰好看见那个鬼族的妖力猛地爆发,将夜叉震飞出去。周围的妖怪们见他击败了夜叉都纷纷鼓掌叫好,还有妖怪把酒坛扔给他。他接过酒坛,一口气饮干,将空坛向旁边一掷,又引来一片叫好声。


    “鬼王星熊何在!”饮了酒,他的妖气愈加勃发,声震四野。


    妖怪们的喧哗声一歇,纷纷转向我。那个鬼族见状亦是看向我。


    “实力不错。你叫什么?”我稍微收敛了一点,把搭在扶手上的脚放下。


    “酒吞童子!”他赤足披发,气势张狂:“叫鬼王星熊出来!本大爷要挑战他!”


    众妖静默了一秒,哄堂大笑。


    我哭笑不得:“你这小家伙来挑战我之前,连我长什么样都不打听一下吗?”


    酒吞童子愣住,气势一滞:“……你就是星熊?”


    “怎么,我不像鬼王?”我翻身趴在扶手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吾王,你这样看着比较像鬼王的男宠。”狸猫小声说。


    没事瞎说什么大实话!


    我把他整个摁进酒坛,起身走下石台。周围的妖怪们都鼓噪起来,后退让出更大的空地。我弯腰把昏迷不醒的夜叉提起来丢给桃花,空地上仅剩了我们两人。不知谁又敲起了鼓,众妖喧闹着,嬉笑着,举起武器和酒坛,合着鼓声一起敲起了地面,声音让人热血沸腾。


    “小子,失败的后果你清楚吧?”我甩了甩手腕。


    “少废话!”他哼了一声,握拳向我挥来。


    酒吞童子的名号我是知道的,是十年前新堕的鬼。在他堕落为鬼之前乃是爱岩山的神明之子,虽然从未见过,却也听闻过神子是个沉稳大气之人。他堕落成的恶鬼战斗时却是肆意张扬,狂态毕现,这个反差十分有趣。我躲过几下,找准时机伸手抓住他的右腕。他向后抽手,没有抽动,干脆捏起左拳狠狠冲我腹部击去。我侧身闪躲,趁他失去平衡时手腕一拧,咔嚓一声直接将他的胳膊扭断。他反应极快的回身,我却不再留手,抬脚在他膝窝一踹,手上用力,直接将他反剪右手压倒在地上。


    果然还是个小家伙,妖力虽强,却不懂得如何运用。


    喧哗声顿时高涨,拍击地面的响声连成一片,连大地都在颤抖。


    我用膝盖抵着他后腰令他无法起身,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小家伙,你输了哟~”


    他不甘心的狠狠瞪着我,妖气激荡,试图将我震开。我嘿嘿一笑,松开手。他立刻就要起身,但我更快的一屁股坐在他背上。他刚支起一点的腰顿时塌了下去,一口血喷在地上。


    欢呼声转为笑声,众妖笑成一团。不知谁手里的酒坛没有拿稳,咕噜噜的滚了过来,把酒泼了一地。我提起酒坛把残酒喝干,抹抹嘴,神清气爽的把空酒坛墩在他脸边,扬声问道:“你们说,失败者怎么处理?”


    妖怪中爆发出热烈的欢呼,数不清多少只手举了起来,更多妖怪迫不及待的喊出声。


    “跳舞!跳舞!跳舞!”


    “喝酒!喝酒!喝酒!”


    “倒立!倒立!倒立!”


    我掰着酒吞童子的脸仔细看了看。他其实长得不错,身材看着十分强悍,容貌却很俊秀,跳舞估计会很好看。但是再看他这一脸宁死不屈,要是让这小子跳舞,估计他宁愿被我生啃了。


    “喝酒吧。”我拍板。


    喊喝酒的妖怪们兴奋的嘶吼起来,纷纷跑到酒坛那边,将一个个合抱大的酒坛搬到空地上。我从酒吞童子身上起来,拎起一坛拍开,对他笑道:“小家伙,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你能喝过我,我就饶了你。喝不过的话……”


    “就把角留下吧!”


 


    9


    “吾友喝酒绝不会输!”茨木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从嘴里发出与娇颜不符的豪爽声音。


    “……这点我承认。”我把酒喝干,郁闷的说:“所以我输了。”


    茨木愕然的看着我:“但汝不是说……吾友的妖角难道没有……?”


    “他的角当然好好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现在都学不会把它们藏起来吗?”我恨铁不成钢的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再说了……‘把角留下’在我的年代,意思是把命留下,胜利者吞噬失败者的身躯与妖力,这是理所当然的!”


    茨木立刻激动起来:“没错!失败者由身到心都应交由胜利者支配!”她说完,忽然又失落了:“但是酒吞从来不肯吞噬我……如果不是这样……可恶……”


    “还要不要听了?”我拍拍她的头,打断了他。


    她咬着牙,深深吸了两口气,微微扭曲的表情又变回原本的美艳,只不过看起来十分冷漠。等她将情绪控制住,我才向后靠在树上,慢慢的回忆:“酒吞那时候才刚从神之子堕落为鬼不久,我看他性子有趣,就把他带在身边……”


 


    10


    我醒的时候有点懵。


    大概是那种【这天下居然有人比老子还能喝】的懵。


    还是那片林间空地,太阳已经升起,刻意由妖力催发的树上蔓延出密密麻麻的枝杈,将阳光遮住,只留下昏暗的光。醉倒的妖怪们横七竖八的摊在地上,梦呓和呼噜声此起彼伏。我看了看自己醒来的位置,大概是醉倒后被谁搬回了座位。坚硬的石椅硌得我脖子疼,我揉了揉脖子,坐起来扫了一圈,忽然发现一个人正靠坐在不远处的树下看着我。


    我乐了:“哟,小子,还醒着啊?”


    在我们对饮了二十坛之后酒宴已经到达高|潮,数不清多少妖怪把他围在中间灌酒。那群家伙我当然了解,喝疯了连我都敢摁在地上灌,更别提是个没见过的。我最后记得的似乎是骨女披着红纱在火堆前起舞,致命的骨刃上开出朵朵艳红的血色花朵……再之后……


    我拎起座椅旁边的酒坛看了一眼,已经空了。再看看周围,没有一个酒坛还是完好的。我叹了口气,揉着脖子往外走,路过酒吞童子,随口问道:“小子,要不要跟我去城里走一圈?”


    一夜过去,酒吞童子的胳膊已经长好。同样是痛饮了一夜,他依旧眼神清明锐利,唇紧紧抿着,看起来便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我索性也不等他回答,伸手在他脑袋上一拍,用妖力将他的鬼角和尖耳隐去,帮他幻化出人类的模样:“走,我带你见识去!”


    酒吞童子看了我一眼,跟了上来。


    我本就是人类堕落而成的鬼,并不像其他自人心中生出的妖怪那样奇形怪状,只需换下身上这件以人类审美来说伤风败俗的衣服,再隐去鬼族特征,看来就已足够无害。


    入城时已近黄昏,支在路边的小摊大多都已收起,另一些店却是此时才开张。我们走过一家挂着红灯笼的茶屋,两个容貌娇柔的茶点女站在屋檐下对着路人招手,一个身材纤细玲珑,一个丰盈饱满,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突然想起身边还有个人,便问他:“你喜欢哪种?”


    酒吞童子面无表情,压根不屑回我。这副模样与昨夜闯入酒宴时的狂态大相径庭,让我忍不住好奇:“喂,小子,你应知道,由人类堕落而生的鬼,生前欲望越大,化身为鬼时力量便越强。如你这般十年便赶得上别的鬼族数百年的力量,怎么性子这么无趣?”


    “本大爷追求的是力量,不是这些!”他不耐的说。


    我沉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大概是和尚当久了,已经忘了红尘的好。”


    也不知这句玩笑话戳中了他哪里,他突然暴怒的甩开我的手,冷冷的瞪了我一眼。


    “怎么,还忘不了为人时的事?”我笑道。这位大名鼎鼎的神子为人时恐怕连寺院都没走出一步,为鬼时又一心追求力量……该不会是个雏吧?这可太令人痛心了……“你可知鬼从何处诞生?”


    “……人心。”酒吞童子虽然脸上写满不想跟我说话,还是回答了。


    “错,是欲望。”我望着逐渐亮起的街道。食物的香气,叫卖声,吆喝声,从茶屋中传出的柔媚笑声,暗巷中的踢打痛呼声……“人类啊,总是有着无穷的欲望,那些他们无法达成的欲望窒闷于心底,便催生出了鬼。若是欲望更加强烈,连人类自己都会化成鬼……因欲望而生的鬼,自然要依欲望而活!”


    酒吞童子转头看着我。


    “所以啊,不肆意的体味一下人类的欲望,又哪儿来的力量呢?”我冲他挤眼睛:“你喜欢哪种类型,说说看?”


    他听了我的胡诌之后居然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继而平淡的说:“本大爷喜欢有胸有屁股的。”


    “哟,喜好倒是和我一样。”我笑。


    酒吞童子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嘴角一勾,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


    我:“……”


    我仔细看了看他,酒吞童子比我高出整整一头,身材高大富有力量,五官虽然俊秀,却毫不女气,不显出狂态时看起来很冷峻,是非常受女人欢迎的类型,尤其是他周身的气质。即使心境迷茫,天生霸道的气场也足以吸引人。


    我再看看被他衬托得又瘦又小浑身没二两肉看起来随时可能一头栽倒在地病死的自己,无比清晰的认识到一件事——


    本鬼王的生平劲敌,出现了。


 


 


    * 星熊真·直男,只喜欢妹子。


    * 星熊童子的资料我查来查去也没查到,所以全都自己私设了,大概是个身材欣长纤瘦,看起来像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实际却力大无穷的家伙,后面会有原因。


    * 设定鬼王星熊称霸的年代,大天狗、青行灯、茨木童子等人类堕落而成的妖怪还未出生,小鹿可能在鹿妈的肚子里,荒川或许是刚刚启智的水獭,妖刀姬大概刚被锻造出来,阎魔也许还是个普通的鬼族……他基本跟如今称霸的大妖们差了一代【如此说来,酒吞童子大概是这一代ssr们的老大哥?】


    * 虽然打了酒茨的tag,但是实际应该是讲酒吞过去多一些,酒吞和茨木之间可能少一些。让老人家星熊给小茨木讲一讲过去的故事。


    * 坑多不愁,坑多不愁,坑多不愁……


 

评论

热度(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