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巧

喵w这里是一只肉滚滚的喵先生哒w
一直在吃中土w正在学医中喵w
爱吃鱼,鱼和鱼w
蹭蹭亲爱的你喵w

【瑟莱黑童话】《国王的病》

风凌如月。:

@残夕




 @迎娶那只leggy




点梗回应!




既然你们点RURU《亲爱的宝贝》的病娇文那我就死活写了一篇。这首歌是我古早的爱辣以前喜欢DRRR的时候就写过同名的。




情感认知障碍患者大王X王子




囚禁有 肉有【练笔,第一次写H】




00




 




最初,世界对于瑟兰迪尔来说,是灰白的。




 




他能看到绿色的树木、碧色的湖泊、蓝色的天空、褐色的土地、白色的花朵,但是他无法欣赏人们口中的美丽的事物,他眼中的密林是没有颜色的。




 




能感受到流动的风,感受到龙火的灼热,能感受到沁凉的水。他有和他人一样正常的感官,他的身体仍会痛,但是他的心不会因此感到喜悦或悲伤。




 




看到父亲因为族人的离去而痛苦的时候,他很茫然。他知道他缺乏了什么东西,无所谓他本身或者外物,无所谓生或死,活着也只是一种体验而已。




 




所幸没有精灵发现他的异状,他们都有自己的世界,彼此紧紧相连又独立独行,因为弱小互相依附着生存。瑟兰迪尔不需要迁就任何人,他足够强大,他是所有精灵眼中密林最优秀的王储。




 




密林的王子、辛达族精灵、勇猛的战士……他漠然地扮演着各种身份,看着被他称作父亲和妻子的精灵在战场上死去,他的心仍然没有任何波澜。




 




“我们的新王是一个冷静而睿智的国王。”西尔凡精灵这样传唱着。




 




他本以为他会这样行尸走肉地活到时光的尽头,直到那个叫做莱戈拉斯的精灵出生。




 




01




 




对于瑟兰迪尔来说和女精灵繁衍后代是一种使命。侍官为他抱来小王子,他冷冷地瞥了一眼。襁褓中的小精灵还没睁开眼睛,咬着大拇指睡的正香。




 




在战争年代出生的小王子就像阳光驱散了黑暗的阴霾,密林上下都因为他欢呼雀跃。侍官的语气里也有着压抑不住的喜悦:“陛下,您抱抱他吧,您看他的小吅脸多么可爱。”




 




瑟兰迪尔随手将小精灵接了过来,他真的很小很小,看起来脆弱得一碰就会碎,他下意识地放缓了动作。




 




“陛下,这是您的荣耀啊。”




 




这是一个新生的生命,一个他亲手制造的生命。




 




瑟兰迪尔觉得这种感觉很新奇,他游离在这世界的边缘,头一次有精灵告诉他,他和这个世界是有联系的,而联系着他们的脐带名为“莱戈拉斯”。他端详着熟睡的小精灵,感受着小小的脉搏在他手里跳跃着,和他的心律同步。




 




咚,咚,咚。




 




——这是我的孩子,这是我孕育的生命,




 




——没有我他就无法降生。




 




他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客旅,他所取用的食物和水,看到的风景呼吸的空气,都是挪用着伊露维塔的馈赠,总有一天要归还。




 




而如今有一样东西,从出生开始就完完全全属于他。




 




瑟兰迪尔低低地笑了。




 




侍官欣慰地看着他们以严厉自持著名的国王亲吻了小王子,那双手曾在最后同盟之战握着刀剑所向披靡,现在轻柔得就像捧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02




 




莱戈拉斯很粘他的Ada,每天都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后面跑来跑去,不管是开会还是议事还是巡查。直到三十岁还和瑟兰迪尔睡在一张床上,普通家庭的小精灵都已经开始独立了,大臣看在眼里,他们委婉地进谏。




 




全密林都知道瑟兰迪尔很宠小王子。尽管他还是一样的严肃,眼角都溢出满满的宠溺。他反复权衡着,为了让他心爱的孩子长成出色优秀的精灵,他作出了艰难的决定。瑟兰迪尔让侍官把小王子找来:“莱戈拉斯,你应该有自己的房间了。”




 




莱戈拉斯立刻垮下了脸,一张粉吅嫩嫩吅肉嘟嘟的包子脸我见犹怜,他拽住瑟兰迪尔的袖子摇来摇去撒娇道:“不嘛,莱戈拉斯想和Ada一起睡。”




 




瑟兰迪尔曾经无数次败在他的眼神攻势下,他硬下心肠拂袖离去。当天晚上入睡前,寝宫的大门被拼命地敲响了,打开门,软软的莱戈拉斯哭着扑进他的怀里,抽泣道:“Ada一个精睡好可怕!”




 




瑟兰迪尔严厉地皱起眉,转过身的时候嘴角却莫名扬了起来。他将莱戈拉斯的衣服脱掉裹进了被子里,冷冰冰地扔给他一句“下不为例”,说着手轻轻地拢着他细碎的金发。




 




从那天开始小王子每到了睡觉时间就抱着他的小枕头嘿吅咻嘿吅咻地爬上国王床,枕着Ada健壮的手臂睡得酣甜。莱戈拉斯很高兴,下面的大臣愁白了头,又焦虑地绕着国王转来转去了。




 




瑟兰迪尔被烦的不行,他也觉得莱戈拉斯这么粘着他太不像话,他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如果你自己睡,Ada就破格允许你在宫里养小动物。”




 




养一只软吅绵绵的小动物一直是莱戈拉斯的梦想,他欢呼着去牧场里挑选了一只眼睛湿吅润毛皮顺滑的幼鹿,当天晚上果然没出现在瑟兰迪尔的寝宫里。




 




按理说他的目的达成了,莱戈拉斯也开始独立了,他应该满意了吧。瑟兰迪尔心里莫名地不悦,等到后半夜仍未听到敲门声,他辗转反侧无法成眠,披上外袍掌灯走到了莱戈拉斯的房间,没有惊动任何侍卫。




 




借着微弱的烛火,他看到他的孩子抱着小鹿熟睡着,肉嘟嘟的脸上全然是甜美的缱绻。




 




就像以前无数个夜晚安睡在他怀里一样。




 




国王的心脏被挤出了污浊的酸水,他用手抓起了那只稚吅嫩的小鹿。动物敏锐的直觉让它睁开了葡萄般乌溜溜的大眼睛,脖颈被粗吅鲁地抓着它难受地发出了呜呜的哀鸣。




 




瑟兰迪尔用力地扼住了幼鹿的脖子,另一只手捂住了它的嘴巴,鲜活生动的小生命在他手里不住地扑腾着。等他走出房间,小鹿已经停止了挣扎。瑟兰迪尔将尸体埋在了王宫的后花园里。




 




第二天莱戈拉斯抓着他的袖子哭了好久,哭累的小王子顺理成章地和国王睡在了一起。瑟兰迪尔将他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他的胸膛,一边拍着他的后背哼着歌谣,一边露出了无声的微笑。




 




03




 




莱戈拉斯五十岁成年礼上,篝火燃烧着,所有的西尔凡精灵都聚集在一起庆祝密林王子的生辰,他们衷心地热爱正直又活泼的王子殿下。国王冷硬的脸上也带了难得的笑意,他打开私藏的酒窖仍由子民们取用。他没有参加精灵们的狂欢,坐在王座上远远地看着他心爱的孩子和其他精灵喝酒跳舞。




 




他看着这个孩子长大,从襁褓里的小精灵到牙牙学语的孩童,长成英俊挺拔的少年。在每一个醉人温柔的宵夜他安睡在他的臂弯,他用指尖和嘴唇细细地描摹他的每一处线条,他的一切他都熟稔于心,比他自己更甚。




 




他是他一生最大的荣耀,他为他自豪。




 




看到别的精灵谄媚地围绕着他的绿叶他非常不舒服,他不得不用一杯接一杯的葡萄酒转移他的注意力。




 




“Ada。”




 




莱戈拉斯按住他举杯的手:“您已经喝得够多了。”




 




瑟兰迪尔抬眸看着他,年轻的脸近在咫尺,每一根线条都被篝火映照得温暖柔软,浅金色的头发被夜风吹拂到他的脸上,痒痒的。他低下头将一个微醺的吻烙在他的额头。




 




天知道其实瑟兰迪尔想捕获的是那双沾满露水的玫瑰色嘴唇,那是他此夜最渴望的精美酒杯,然而理智让他按捺下情动。他对莱戈拉斯举杯:“庆祝你的成年,我的孩子。”




 




莱戈拉斯笑了起来,他左手扶胸行了一个精灵的礼节。他踌躇了一会儿,提出了他成年以来的第一个请求:




 




“Ada,我想加入护卫队,请您给我一个试炼的机会。”




 




国王手里的酒杯落到了地上,四分五裂。




 




敏感的木精灵很快就意识到他们的王发怒了,他们停止了舞蹈,乐队停止了演奏。一时间只有簌簌的风掠过树梢的声音。




 




“我已经成年了,Ada,你不能阻止我想做的事。”莱戈拉斯毫无畏惧地迎击国王龙威般滔天的怒意。




 




瑟兰迪尔冷冷的视线扫过他笃定的脸,最后他站了起来:“那你就按你想的去做好了!”




 




“宴会结束。”他甩下这句话,将忐忑的西尔凡精灵和他的孩子甩在了身后。




 




 




晚会结束后,莱戈拉斯带着一大盘国王爱吃的食物摸进了他的寝宫,瑟兰迪尔刚脱下礼服准备就寝,看到他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全密林也只有万千宠爱的小王子敢在国王盛怒时来拔老虎毛了,莱戈拉斯将食物放在桌上,死活蹭到瑟兰迪尔身上,殷勤地捶打他的肩膀给他按摩:“我知道Ada最好了,不要生我气好嘛!”




 




瑟兰迪尔别过头不理他。




 




莱戈拉斯委屈的表情和小奶狗如出一辙:“我一直长在Ada的庇荫下,但是我也想变成一个像你那样厉害的精灵,我相信你也希望我我成长对不对?”




 




见瑟兰迪尔有软化的趋势,他趁热打铁端来了食物,抓起一小块黄油面包,像哄小孩那样作着“啊——”的口型:“Ada你在晚宴上都没吃什么东西,我来喂你,张嘴。”




 




他沉默地咬住面包,莱戈拉斯抱住他,毛茸茸的发旋蹭着他的下巴。瑟兰迪尔的身体略僵硬了一下,反手将他搂在怀里,牢牢占据了主动权。




 




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画面。




 




然而在莱戈拉斯看不到的地方,瑟兰迪尔的眼神幽暗,他摩挲着他脆弱的脖颈,感受着手掌下薄薄的血管安静有力地鼓动着。他确实很饿很饿,饥饿感丝毫没有因为进食有缓解的迹象,他无比清楚他唯一渴望的食物就在他眼前摇曳。




 




想要拔掉他还未丰吅满的羽翼,想要在他的双足之上套上银色的锁链,想要他再也不能离开他半步。




 




他根本不在乎莱戈拉斯变成怎样的精灵,忠诚或是纨绔,睿智或者愚昧,那都没关系。他的Ada会接受他的一切。因为他是他的孩子,他最心爱的孩子。




 




04




 




莱戈拉斯从树上摔下来的消息传来时,瑟兰迪尔正在写字。手腕一抖,墨点在纸上晕染开来,毁掉了一张吅洁白的白鹿纸。




 




“他现在在哪儿?”




 




国王的声音里有克制的愠怒,他冷冷的眼神扫过传令的侍卫官,后者跪在地上打了个冷战。




 




他恨不得立刻把护卫队里所有看着他孩子受伤的精灵全部驱逐出境,那还远远不足以浇熄他的怒火,但是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瑟兰迪尔用最快的速度来到莱戈拉斯的寝宫,推开门看到他小绿叶躺在床上哀唤着,心痛欲裂。




 




“Ada,我没什么啦,只擦伤了而已。”莱戈拉斯连忙坐了起来,他朝传令官抛去一个埋怨的眼神,一边向瑟兰迪尔展露他身上的伤口。




 




瑟兰迪尔轻轻地摸着,光洁如玉的肌肤上一小片红色的擦伤格外碍眼。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抬手让其他精灵都出去。




 




“Ada?”莱戈拉斯迷茫地呼唤他。瑟兰迪尔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动作很粗吅鲁,他低沉的声音带着粗重的喘息:“不要离开我,莱戈拉斯。”




 




“我知道了。”莱戈拉斯柔顺地蹭着他的脸。




 




“我向你保证,密林之内不会有任何事物能伤害到你,任何。”瑟兰迪尔用力地将他嵌到自己怀里。这是一个王者用生命许下的承诺。




 




——除了我。




 




05




 




莱戈拉斯五百岁的时候,密林里闯入了一大群不速之客。




 




漫长的时光把瑟兰迪尔打磨得敏锐而睿智,他的心脏无时无刻不在抽紧,他不惧怕任何敌人,唯一忌惮的只有他的孩子,对危险的直觉告诉他他即将失去重要的宝物。




 




夜不能寐,他孤身来到了莱戈拉斯的房间。微弱的烛火照耀下,年轻的精灵王子安然沉睡着,雕塑一般的脸庞充满安详和静谧,看得他躁动的内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他被他睡着的样子吸引了,不自觉地俯下吅身子,一点一点,缓慢地靠近,吻住莱戈拉斯柔软的嘴唇,用舌头细致地描绘着他的唇线,撬开他的嘴掠夺甘甜的津吅液。




 




睡不着的夜晚瑟兰迪尔常常在这里待到黎明,在他睁眼之前离开。他一点也不担心莱戈拉斯会突然醒来,他房间的熏香是他差人准备的,有安神的功效。




突然,瑟兰迪尔敏锐地抬起头,撞见了一个他未曾想到的精灵。




 




那是他收养的女精灵。




 




陶瑞尔显然惊呆了,她直愣愣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张着。




 




“我没想到你和莱戈拉斯的关系已经好到这个地步了,看来我白天的警告你没听进去。”瑟兰迪尔直起身,不耐烦地扯着领口,与往常一样冷淡的语气透着不悦和冰冷。




 




“莱戈拉斯一直把你当做最尊敬的长辈,您……您怎么能!?”




 




“我能。”瑟兰迪尔面无表情地说,他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整座密林都是我的所有物,我为何不能?”




 




他丝毫不怕陶瑞尔捅破这个秘密,这么多年来欲吅望的火苗在他胸中熊熊燃烧着,他迫切地渴望有一个出口让他肆无忌惮地宣泄。




 




 




06




 




莱戈拉斯追逐女精灵离去让精灵王发了有生以来最大的火,他很快就作出了决定,他组织了精锐兵马浩浩荡荡地杀向孤山。他宝石一般璀璨的碧色眼眸里透着可怕的阴鸷。




 




绝不,绝不允许那个孩子逃离他的视线。




 




他从来没有这么厌恶一个精灵,如果现在陶瑞尔站在他面前,他会毫不犹豫地用利爪撕碎她,卑贱如她竟敢带走他心爱的宝物,她怎敢如此僭越!




 




瑟兰迪尔在废弃的河谷镇里找到了那个红头发的西尔凡精灵,他带领千军万马堵住了她的去路。他利落地斫断她的弓箭,将佩剑架在她的脖颈上,他眼里阴冷的火光在跳跃:“你懂什么是爱?不,你什么都不懂。”




 




他的剑被另一把剑有力地移开了,他诧异地转过头,他的莱戈拉斯一脸凛然地看着他:“如果你要伤害她,那就先伤害我!”




瑟兰迪尔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卸掉了。他用所有的一切去爱莱戈拉斯,换来的却是刀戎相见,他看着他的孩子带着女精灵离开他的视线,禁不住放声大笑。




 




 




战争结束,瑟兰迪尔徒步攀登上渡鸦岭,在尸体堆里焦虑地寻觅着莱戈拉斯的身影,终于在山洞里找到他,他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然而很快又被他一句话浇熄。




 




“我不能回去了。”




 




“你要去哪里?”他听到他的空荡荡的声音发问。




 




“我也不知道。”莱戈拉斯苦笑道。




 




“去北方吧,找到登丹人,他的父亲是很好的人,他的儿子必会青出于蓝。”




 




莱戈拉斯的背影震动了一下,他转过身来,瑟兰迪尔近乎贪婪地看着他的侧影,多么美丽,无论是干净的五官还是矫健的身材,颦蹙的眉心,微笑的弧度,他是伊露维塔最优秀的造物,没有一处是他不爱的。




 




而如今他要走了,他要远远地离开了。




 




他几乎落下泪来。




 




 




陶瑞尔被卫兵绑到他面前,结实的绳子捆住了她所有挣扎的可能。她瞪着惊恐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瑟兰迪尔。国王修长的手指抽吅出了佩剑,雪亮的剑光划亮了他漫不经心的面容。




 




“我本来不想杀你的,但是莱戈拉斯竟然为了你违逆他的父亲。”




 




“你不能活着了,陶瑞尔。”




 




这是英勇的女卫队长在这世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血光四溅,头颅砸在了地上。




 




07




 




全密林上下都知道国王多疼爱王子,在王子离家出走的时候他像狮子那样易燃易爆,众精灵都不敢随便触他的逆鳞。




 




但是这次很神奇,王子已经离开密林整整一年了,他们的国王每天还是照旧做着他的工作,丝毫没有焦躁的模样。




 




大概国王的儿控病终于治好了吧。侍卫官们欣慰地想。




 




这天瑟兰迪尔早早地结束了他的办公,打发掉了所有的侍从孤身回到寝宫,转动机关打开了内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他点燃壁灯,明灭的烛火照亮了密室的一切,包括角落里被锁住的精灵。




 




年轻的精灵把自己缩在墙角里,惊恐地瞪着他,他的脚上套着精致的银色锁链,另一头深深地嵌在墙壁里。他的狩装被撕的破破烂烂的,几乎赤身裸吅体。




 




“……为什么要逃跑?”瑟兰迪尔低沉的嗓音就像上好的朗姆酒,随着岁月的发酵散发出醉人的醇香。他款步走近他,俯下吅身子,双手扼住莱戈拉斯柔嫩的脖颈,他的脖子上已经遍布了掐痕。




 




“你是我最心爱的孩子,我看着你长大。”手下用力,他冷眼看着莱戈拉斯痛苦挣扎的模样,在他几乎晕厥过去的时候才大发慈悲地松开手。瑟兰迪尔将他的双手制在头顶,把他重重地压向墙壁,随即覆了上去。




 




背部抵着粗粝的石墙,置身墙壁和瑟兰迪尔高大的身躯之间,年轻的精灵前所未有地惶恐。很快他身上仅剩的织物被扯开,他用冰冷的指尖描绘着他每一处细腻的线条,撬开身后幽谧的花园。




 




待开拓得差不多后,他以一种强硬的姿态挤进他,缓慢而坚决地破开这具身体的秘辛。从未有人造访过的禁地被个头和强度都无比可怕的器具狠狠贯穿,莱戈拉斯痛极哀呼,往后仰去的修长脖颈像极了濒死的天鹅,瑟兰迪尔张口示咬在他的喉结上。




 




灼热的下吅身一点一点地推进紧致的甬道,他舔shì着他甘美的血液:“这世界上只有我能让你生存下去。”




 




瑟兰迪尔抓吅住他的腰吅肢有力地律动着,身体与身体碰撞产生沉闷的声响,每一下撞击都将他顶向墙壁。莱戈拉斯感觉他的内脏都快被碾碎了,从胯骨开始热得几乎要融化成一滩水。




 




“……啊……唔……”




 




精灵王的手指在他柔软的口腔里肆意搅动着,唾液循着下巴的弧线流下来打湿了他的锁骨。




 




最后莱戈拉斯晕过去了。瑟兰迪尔保持着身体相连的姿势将他抱在了床上,这是一个标志,他心爱的孩子终于真正属于了他。他整理着他被薄汗沾湿的凌吅乱发丝,吻了吻他的额头,像真正的父亲那样。




 




不允许你飞到其他地方去,莱戈拉斯。




不需要任何人,只有我能让你满足。




 




 




番外篇《王子的病》




 




莱戈拉斯知道他的父亲一直注视着他。




作为尊贵的西尔凡精灵之王,瑟兰迪尔很少正眼看任何人,因为他们远不够资格。所以当他注意到他的眼睛跟随他的时候,他的心里浮出了奇异的快吅感。




 




只要使用一点小计谋就能看到喜形不动于色的冷酷王者露出紧张和阴暗的表情,实在是很有趣又自豪的事情。




 




他故意让他身边围绕着各式各样的精灵,欣赏着暗处那个精灵的眼神里翻绞着暗质。他不动声色地撩吅拨着他的火焰。




 




他每每在面对瑟兰迪尔的时候露出孩童式阳光无害的笑容,扑进他怀抱之后情不自禁地扬起了狡黠的笑意。




 




但是这还不够。




 




瑟兰迪尔太过尊贵,他的眼里总是盛着很多东西,不像莱戈拉斯只专心地看着他。他活得足够久,几千年的岁月让他沉淀得古井无波,他无法和他比肩。




 




他不希望瑟兰迪尔只是把他当成不谙世事的孩子。但是他唯一能利用的武器也只有此了。他借着儿子的名义逐步挑战他的底线。不管是参加卫队,还是对女精灵求爱,他知道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像蝴蝶效应一样引发那个精灵内心的风暴。




 




啊,布下无数铺垫后,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他甜蜜地接受着瑟兰迪尔肆虐的侵略,手指插进他的发间抓吅住他铂金色的头发,他的每一寸肌肤都沾染上精灵王高贵的气味,他从头到尾都属于这个卓尔不凡的,被他称作父亲的精灵了。         




 




他用痛苦的表情遮掩住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愉悦,忘情地搂住瑟兰迪尔的肩膀,铁链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狭窄的密室囚禁了年轻的王子,他们的王又何尝幸免。






【THE END】



评论

热度(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