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巧

喵w这里是一只肉滚滚的喵先生哒w
一直在吃中土w正在学医中喵w
爱吃鱼,鱼和鱼w
蹭蹭亲爱的你喵w

【莱瑟】疯子(二十四)

叫我寄安老狗:

【第二十四章】


 


瑟兰迪尔沿着漆黑一片的通道往前走。


通道比预料之中的要长太多,他往下走了至少四层楼梯才踏上平地,而头顶却依旧是密不透风的水泥,并不是夜晚的天空。


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在地底下了。


他小心翼翼地缓步向前,尽量让自己的一侧身体贴着墙面。通道里的地面并不特别平整,每隔几步都会有一些碎石和窨井盖,其中有几个井盖已经松动,稍不注意就会让人一脚踏空。


 


走了几步以后,前面传来了少年略显仓皇的脚步声。因为光线过于昏暗,瑟兰迪尔很难看清楚对方的身影。


他不禁停下脚步,浑身上下都警觉起来——按照伊恩进入通道的时间来看,此刻他应该在更远的地方才对。如果对方放弃逃离,刻意停留在能够被自己感知到的地方,那只能出于一个原因。


他在诱敌深入。


意识到这一点后瑟兰迪尔当即回过身去。然而就在他刚刚踏上台阶的一瞬间,头顶上却传来了一阵重物移动的闷响,随即那隐约透出光线的出口便被一道石门堵得严严实实。


 


“你出不去了,瑟兰迪尔。”


伊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瑟兰迪尔转身的时候,少年正从浓重的黑暗里慢慢走到他的面前。


不同于过去几个月来的每一次挑衅,此刻伊恩的声音平静到听不出一丝情绪。而他的脚步落在地上,竟然什么声音也没有。


瑟兰迪尔悄然扣紧了手里的枪。


今夜的少年与以往太过不同,以至于让瑟兰迪尔无法相信他只是一个养尊处优的毒枭之子。


“你到底是谁?”金发的Omega沉声问道。


对方并没有立刻回答,一片漆黑的通道里安静到滴水可闻。


“你的反应还是这么快。”许久之后少年发出一声低低的嗤笑,“我的确不是伊恩——”


“我怎么可能是会是伊恩呢,他虽然到死都没有分化出性征,但很多年前大家就已经知道,他将会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alpha。”


少年把“死”咬的很重。在无光的通道里,瑟兰迪尔看不清对方说话时脸上的表情。但透过少年的声音,他依然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在提到那个真正的伊恩时,眼前的人在压抑着痛苦。


“至于我……我和伊恩流着一样的血,但我没有名字。”少年顿了顿,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们一母同胞,出生在东方。那里的一部分人认为双生子代表着厄运的降临,因此当孩子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他们就会将看上去体质更弱一点的那个杀死。不过克莱斯特并不完全相信这些——他让我们都活了下来,直到能预测性征的时候才选择其中一个作为自己的继承人。”


“当然,他选择了将会成为alpha的长子,然后将次子送进了绿叶家族。”少年又悄然地往前走了一步,发出一声低低的惨笑,“你一定没想到吧,瑟兰迪尔,我居然和你是一样的人。”


随着少年的声音,深埋在体内的感知记忆一触即发,那些淋漓的鲜血和混杂着血腥味的Omega气息似乎一瞬间又重新涌现出来,让人难以呼吸。


瑟兰迪尔不得不蹙紧眉头定了定神。他明明已经知道答案,却还是问道;“克莱斯特,他把你送进了训练营?”


“是啊,还是最没有人性的那一个。”少年点了点头,声音听上去显得如此麻木,“我是那批孩子里最小的一个,但我比他们都更想活下来。我没办法跟他们硬拼,就躲在角落里,尽量隐藏自己。而那群杀红眼的蠢货竟然真的在混乱中忽略了我,于是我看着他们自相残杀,兵不血刃便留到了最后。”


“我的代号是砗磲——东方海底的纯白宝石。我很开心,因为克莱斯特答应过,如果能活着回去,就让我留在伊恩的身边。”少年的语调微微上扬,显出几分愉悦,“伊恩,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可是伊恩死了”瑟兰迪尔冷冷地说,“我猜是克莱斯特死后,他的手下为了夺权痛下杀手。而你没能救下伊恩,所以怪罪我们。”


“bingo!”少年猛地抬起脸来,一边打了个响指。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我早就知道是莱戈拉斯派你杀了克莱斯特!莱戈拉斯藏着秘密,总是想要和自家的老头子作对。不,不光是作对……他知道安格斯偏爱小儿子,自己继承人的地位岌岌可危,所以开始在暗地里发展自己的势力。莱戈拉斯想要克莱斯特的种植场,为的就是壮大自己,我猜得没错吧?”


少年的声音越来越高,语速也变得很快。瑟兰迪尔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却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很好,你默认了。总之不管怎么样,是你们杀了克莱斯特。当然,他死了我一点都不觉得可惜,但他们!”少年猛然提高声音,激动地举起一只手指了指头顶被封住的出口,“他们却让伊恩给克莱斯特陪葬!他们表面上装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暗地里却千方百计地派人追杀他!他们的脑子里永远只想着自己的利益。好啊,好啊!他们想要钱,我就骗他们,说我可以帮他们从绿叶家族谋利。自从我成为莱戈拉斯的养子以后,这群蠢货,他们居然真的开始信了,哈,哈哈哈……”


少年发出一连串神经质的大笑,双脚开始不由自主地小范围踱步。他从通道的这一侧走到那一侧,然后又猛地转过身来面对着瑟兰迪尔,笑声随着他的动作戛然而止。


“多谢你,瑟兰迪尔,多谢你们。光靠我自己可杀不了这么多人。”少年的压低的声音里带着因为极度兴奋而产生的颤抖,听上去像个神经失常的疯子。他像是要极力平复心绪一般急促地喘息了几声,然后才说,“现在,哼,现在该轮到你们了。”


瑟兰迪尔微微蹙起眉毛,“就算你有办法杀了我,但你杀不了莱戈拉斯。”


“他杀不了,但老爷子可以。”还没等到少年开口,漆黑一片的通道里突然传来了第三个人的声音,随即,一个黑影从通道的尽头处踱出来。


瑟兰迪尔听出那人是雷吉诺德。


“是不是还在等你的手下打开上面的那道门?”来人越走越近,摇头笑道,“抱歉,你可能要失望了——我的人刚刚报告,说他们已经被一网打尽了。”


雷吉诺德说着举起右手摇了摇,掌心里的手机在黑暗里发出刺眼的光。


“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瑟兰迪尔很快压下心里的惊讶,淡淡地说。


“这样的好戏,我怎么可以错过。”对方得意洋洋地说,“顺便还知道了一些原本并不清楚的事情——比如到底是谁杀了克莱斯特,又比如莱戈拉斯在暗地里究竟做到了哪一步。”


“我可什么都没说。”瑟兰迪尔的语调依然淡淡的。


雷吉诺德愉快地吹了声口哨:“可你默认了。再说,我可以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嘛,毕竟老爷子总是更愿意相信我一点,对不对?”


“是啊。”瑟兰迪尔冷淡地应了一声,“但你至少也要出得去才是。”


“你想杀了我们两个?”雷吉诺德故作惊慌地往后缩了缩脑袋,“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钛晶杀手。”


他还想说些什么,然而话未出口就被一阵笑声打断了。少年背靠着通道里凹凸不平的墙壁,像是听到什么笑话般笑得几乎弯下身子去。


“噢,雷吉诺德。”终于笑够的少年一手扶着自己的腰,抬头望着男人,“他们说你连莱戈拉斯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这我不敢肯定。但现在我至少能肯定,你的确蠢得够可以。”


少年说着,慢慢直起身子,声音里的笑意慢慢变成一种疯狂的狠厉。


“直到现在,你还觉得我会让你活着出去?”


他的声音低沉到近乎沙哑,让人不寒而栗。


瑟兰迪尔随即意识到,这个惯于坐看鹬蚌相争的少年或许从一开始便把所有人,敌人、盟友,甚至是他自己,都算计在了这个天衣无缝的圈套里面。


面对一个孤注一掷的疯子,强烈的不安涌上瑟兰迪尔的心头,他开始无声地往后退去。而雷吉诺德却恼羞成怒地从腰间掏出什么,一把抵在了少年的额头上。


 


“别费劲了,绿叶家族的小少爷。”少年没有做出任何抵抗,一边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样“咯咯”地笑着。他的手藏在背后,似乎在墙壁的什么地方按了一下。通道顶部随即亮起一排光线刺眼的白炽灯,将他的身形照得一览无遗。


“克莱斯特的人,你们两个,还有安格斯,还有莱戈拉斯……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少年念出这些名字的时候近乎咬牙切齿,他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后两个,我杀不了他们,不过痛失所爱的滋味,那可一点都不必死好受……”


说道这里,他似乎又重新感到快意起来,病态的笑容又一次出现在他的脸上。雷吉诺德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似乎依然不相信这个正被自己拿枪顶着额头的少年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而直到少年不紧不慢地解开自己的外套后,雷吉诺德的眼神里才一下子涌现出无法掩饰的惊恐。


只见他猛地收回手往通道尽头跑去,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只听见一声爆破的巨响,橙黄的火焰伴随着滚滚的气浪贯穿了整个通道。


仅仅在一瞬间之后,他们头顶的那幢地面建筑便整个坍塌了下来,成了一座浓烟滚滚的废墟。


——TBC——


哎……之前你们骂这孩子的时候,知道我有多心疼么😂

评论

热度(53)

  1. 幻巧老狗老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