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巧

喵w这里是一只肉滚滚的喵先生哒w
一直在吃中土w正在学医中喵w
爱吃鱼,鱼和鱼w
蹭蹭亲爱的你喵w

不可言说(二)

有暗恋,重要角色死亡,el,黑化。
-------------------------------------------------------------分界线w喵w------------------------------------------
两杯杯冰的刚刚好的多卫宁和一大杯气跑完的可乐被同时放在了餐桌上。
瑟兰迪尔的眼神暗了暗。
“天哪!可乐!埃隆我爱你!你真是太贴心了!”莱格拉斯飞快的捧着可乐喝了一大口。
“叶子,你现在喜欢这种可乐了?以前这种可乐你可是碰都不碰的。”瑟兰迪尔皱皱眉。
“Ada,在这么久的老年食物之后,这简直是我喝过最棒的可乐!有的时候我们不能要求太多对吗?”莱格拉斯冲瑟兰迪尔眨眨眼睛,笑眯眯的乐。

这不对!这真的不对!他的叶子怎么会学会甘道夫那个人贩子的笑容?
虽然同为内科学术界上的大佬,私底下有些小口角的事也不少。但是他们两个是干脆面子上就不和。对于讲究资源共享和一同发展的学术界来说,这绝对是不太正常的。
但是如果认认真真的揪着来说,甘道夫和瑟兰迪尔的不和也仅仅因为性格不合。
同样看过这么多年的人情冷暖,欲壑难填。这两个都是活成人精的主。可就是巧,瑟兰迪尔死活看不惯甘道夫那个好老人的嘴脸。甘道夫也愣是看不惯瑟兰迪尔在一些事情上的帝王立场。就这,谁也没给过谁好脸。学界里的人都知道,要请这俩位主儿一起出席个什么必须把时间卡好了让两个人碰不着,不然谁也不好过。
瑟兰迪尔磨着牙想,这不太对。就算叶子的性格善良温和,可从来都没经历过什么风雨,怎么能笑出来甘道夫那个老好人的模样?
他的叶子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他的叶子竟然突然长大了!
他保护了这么多年的绿叶长大了!
埃尔隆德那个秃子到底在想什么!他做了什么!

瑟兰迪尔揉揉叶子的头发。“是的,我的宝贝。快吃你的汉堡吧,它们凉下来会很难吃的。”
莱格拉斯不疑有他,继续愉快的往嘴里填他喜欢的食物。
气氛慢慢回归了正轨。
“叶子,你很久没回来了,今天打算留宿吗?”临到午餐快结束,瑟兰迪尔状似无意的问。
莱格拉斯眨眨眼睛看着埃尔隆德。“Ada,你问问埃隆吧,我一般都没事的。”
埃尔隆德抬头直视着瑟兰迪尔。“瑟兰,很感谢你的邀请。但是我们必须回去。我下个月要去美国开个会,我想带叶子去。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好好准备一下。”
“天啊!埃隆!我们要去美国吗?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这真是太棒啦!他们最近要重播魔戒系列和霍比特人系列!”莱格拉斯一脸兴奋的问。
“是的,我们会去的,我的小叶子。”埃尔隆德看着莱格拉斯微笑。两者交换了一个浅尝即止的吻。
莱格拉斯不满的舔舔嘴唇希望再凑上去却被埃尔隆德微笑着摁下了。“小叶子别闹,瑟兰也在这里。”
瑟兰迪尔极有风度的微笑着冲他们举了举杯。“我错过了什么吗?”
一场美好的午餐就这样结束了。


瑟兰迪尔躺在床上想,这真的不对。
他的叶子看起来变了那么多。
那是那么多年都如少年一样单纯可爱的孩子,如今却突然长大了。
他不相信埃尔隆德无法给叶子那样完善的保护。
哦!别逗了!不管是那个脏兮兮的毛球还是那个同样脏兮兮的不洗头的人类他都是知根知底的。如果有什么危险因素,他也早已给他的绿叶剔除了。
隐私?他的叶子在他面前从来都没有过这种东西。
可是现在呢?
他天使一样的绿叶为什么突然长大了?
不不不不不!他绝对不能接受被他疼爱这么多年的绿叶会沾染上风尘的痕迹。
他的绿叶怎么可能会发黄枯萎?就算是在他的绿叶死去的那一天,也必定如童话书里的小王子那般干净。
可是发生了什么?
他的绿叶怎么了?
是他自己在疑神疑鬼吗?
是他在给自己一个借口去把鼻子伸到他们的家里吗?
他是为了谁呢?
是他最宠爱的珍宝?还是他一生中唯一希望相伴一生的人?
他是不是在给自己一个理由呢?
让自己证明他们并没有那么合适?
可是然后呢?然后呢?然后他想做什么呢?
他在想,做什么呢?

“阿拉贡,金雳。今天上午8点来这里。”
一封无头无尾,无名无姓的邮件就这样躺在了这两个人电子邮箱。

“瑟兰迪尔先生。”阿拉贡和金雳战战兢兢的问好。
多奇怪,他们往常都不见面的。除了每个月定时打到账上的钱,他和金雳都快忘了这个人。在后来的相处之中,他们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单纯的少年。可每个月都多出来的一大笔钱却一直在提醒着他们的罪。
或许,他们是没资格站在莱格拉斯身边的。
“莱格拉斯最近有没有和你们联系?”瑟兰迪尔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的问。
“除了上次要交的摄影作业他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们已经有7个月没有联系过了。”阿拉贡回到这个问题,然后偷偷蹬了蹬身边的金雳,让他精神点。
“是的是的,七个月。最近他常去的地方也从来没有见过他。”金雳打了个激灵,急急忙忙地回答道。
“我知道了。那今天就这样吧。”瑟兰迪尔换了个方式缩在沙发上,拿上放在一边的平板漫不经心的划。
阿拉贡和金雳快步的退出去。慢慢的关上了门。

评论